<menu id="2gu4m"><strong id="2gu4m"></strong></menu><input id="2gu4m"><tt id="2gu4m"></tt></input>
  • <nav id="2gu4m"></nav>
  • 聚焦标准输出 推动职业教育走出去


    发布时间:2021-12-14 浏览量: 信息来源: 《中国教育报》2021年12月14日05版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强调建设一批高水平国际化的职业院校,推出一批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专业标准、课程标准、教学资源,推动职业教育走出去,积极打造中国特色职业教育品牌。

    职教走出去,核心是职教标准走出去

    长期以来,我国职业教育国际化活动以引进并借鉴德国双元制、英国现代学徒制、澳大利亚TAFE等西方职业教育发达国家的职教标准、职教模式和管理经验为主,输出本国标准并被别国认可及采用的较少,“走出去”与“引进来”相比尚有欠缺。

    首先,职业院校对我国职业教育标准建设研究不足,对国际职业教育标准体系对比研究学术兴趣不浓。现有的研究基本以各院校的具体做法为主,缺乏宏观层面的论述。

    其次,职业院校在主导或参与制定国际职业教育通行标准、国际资格证书等方面力度不够,向国际社会宣传并推广我国职业教育发展成果的渠道层次不高,标准等成果输出面临着多语种文本的问题。

    再其次,虽然近些年职业院校输出的专业教学标准、课程标准逐年提升,但多由院校自主申报,并未有国家或省级层面出台的规则加以认定、检验和监督,且存在输出院校所在区域极不均衡的问题。

    参与国际职业教育标准制定,实现标准对外输出是我国职业教育深度参与全球教育治理,争取国际职业教育领域话语权的必由之路。教育主管部门、职业院校、“走出去”企业应积极协作,推动我国职业教育标准“走出去”,提升我国职业教育的国际影响力。

    多方合力,提升职教标准国际化水平

    当前,我国主导制定的国际标准仅占国际标准总数的0.5%,“中国标准”在国际上认可度不高,教育标准亦是如此。教育主管部门应高度重视标准在职业教育国际化中的作用以及标准输出的意义,成立省市级及以上层面的职业教育标准领导工作小组,立足区域职业教育特色,布局标准输出战略。重点做好标准建设和输出的顶层设计与系统规划,并研究出台相关工作实施指导意见等。

    建立由熟悉标准研究制定的专家、国外职业教育专家、“走出去”行业企业的管理者、一线教师、外事人员等组成的标准建设工作小组,统筹标准的制(修)定工作。重点开展国际职业教育标准体系对比研究,将西方发达国家的职业教育标准和理念本土化,确保标准的先进性和可推广度。建立涵盖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典型企业等多部门参与的协同工作机制,统一协调跨领域、跨部门的标准,保障标准研制的效率和质量。

    作为职业教育标准研究的主体,职业院校应明确自身的办学优势和受援国的实际需求,开展国家间职业教育各类标准的分析对比研究,借鉴西方国家科学的标准开发方法,总结、提炼出具有普遍性和可复制性的标准要素,提升标准在受援国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适用度。做好标准的多语种文本编译工作,加大“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官方语言使用频率较高的阿拉伯语和俄语文本的翻译力度,扩大标准推广使用的受众市场。

    多维探索,拓宽职教标准输出路径

    构建全方位、多维度、广渠道的立体化宣传格局,对外展示及输出我国职业教育标准及发展成果。通过开展中外合作办学、参与世界教育大会和校长论坛、主办职业教育和人文交流活动等多元国际合作实践载体,增进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职业教育标准、制度、需求等方面的了解,开展在职业教育领域的务实合作,推动以职业教育标准为代表的成果输出。

    行业领先、影响力大的“走出去”企业应带动有条件的职业院校先行出海,广泛开展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办学和职业教育培训,以点带面产生集聚和示范效应,实现职业教育标准输出。在境外建立基于中国职业教育标准打造的人才培养基地,中国标准贯穿于人才培养的始终。对境外办学机构或合作院校人员开展标准解读和培训工作,通过配套集音视频、图片、文本等数字化资源为一体的在线开放课程,丰富标准进入受援国的形式,筑牢标准“走进、走深、走实”的根基。

    此外,积极加入国际职业教育标准研制机构,扩大我国在标准制定领域的话语权。参与教育领域国际标准研讨等活动,发挥院校担任国际教育联盟中方负责人或协调员的作用,对外大力推介我国职业教育标准。

    多措并举,保障职教标准输出成效

    组建以研究职业教育“走出去”为核心元素的智库,开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职业教育、法律法规及教育“走出去”的风险防范等研究,为职业教育标准输出提供指导和保障。同时,研究如何发挥教育基础性、先导性的优势,推动沿线各国人民之间的人文交流,促进民心相通。

    建立职业教育标准输出评价体系,聚焦标准的建设质量评价和标准输出的认可度评价,重视“走出去”企业和受援国相关机构的满意度评价。参照高校中外合作办学质量保障实施意见,研究制定教育标准的质量认证和评价方案,由院校自主申请认证,认证结果由教育主管部门采信。

    改革教育激励和评价机制,将职业教育标准研制等国际化建设相关成果纳入教师的考评体系,给予其职称评聘、经济补贴等优惠政策,激励教师积极参与职业教育国际化建设与推广工作。此外,大力宣传各类职业院?;平耙到逃曜际涑龅南冉楹偷湫桶咐?,营造推进职业教育对外交流合作的良好氛围。

    (作者:汤晓军,系苏州市职业大学国际学院院长)


    千宇彩票